您的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乱炖豆腐】 (1-4)

2020-01-14 09:12:20 来源: 奇趣小说网
A+ A- | 举报 纠错




(1)童戏
阿强是我邻居,从六七岁就在一起玩。大家叫我阿军,细细的回忆起来,我
们玩得最多的是弹玻璃球,真是枯燥无聊的灰色童年啊。
强老家是湖北人,为甚么来我们河北我不知道。很小的时候的事情记得不多,
记得有一次我母亲上晚班的时候,把我托付给强的妈妈照顾,和他妈妈一起吃晚
饭,看到他们有吃生的蒜苔,而且只是沾一些酱油。我感到很好奇,但是没有吃。
记忆就很深,到现在我也从没生吃过蒜苔。
强的父亲从来没有被他们提起过,我也没有见过。强的性格软弱而且自卑。
平日里,强就像我的小跟班,总是会和我一起玩。虽然强比我大一点,但是他却
总好像苯苯的样子。我们一起上了小学,那时候强总是受人欺负,记得小学四年
级的一次,他和别人在操场上打架,被人按倒在地上,是我发现后跑过去,给了
上面那个家伙一脚,狠狠地踢在脸上。
当时那家伙看来了帮手骂几句就跑了,回头那家伙也找了几个帮手回来寻仇,
其中一个大一点的竟然是我的远房亲戚,好笑的很。结果就不了了之了。后来我
对强说:「你是我的好朋友,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他低头不说话,我知道
他一直在听。
初中的时候我们开始在一起看毛片,看得过瘾时,小弟弟就已经不行了。我
就让他把裤子脱了。我一边摸着他的屁股一边手淫,有时候也会好奇的去抠他的
屁眼。他不说话,就忍着。
记得那次是初中考试前的最后一次,我们又租了盘录像带偷偷在家里放,拉
上所有的窗帘,关好门,我斜靠在沙发上,他就栽歪在我的腿旁。看得是一个三
级片,女主人公夸张地哇呀呀的叫,裸着白白的丰满的身子。
我的性欲大多时候是被她这样叫出来的,我就把左手伸到裤裆里,小弟弟已
经碰不得了,敏感的要命,我右手不知那时候为什么会摸上强的脸蛋,他转过来
看住我,眼神很迷惘。「把他放到你嘴里」我握着小弟弟说道,我以为他会躲开
或者不理我,但他看了我一眼后就真的把头凑上来,凑到嘴边又停了下来,大概
有一分钟的时间我记不准确了,觉得很长,因为我也不知道,有点害怕。他就猛
地一下子含了下去。
他没有来的及上下套弄,我就用手按住了他的头,拼命的射出来。这是我一
生也难以忘记的片段,这不是同性恋,是在一起看毛片的两个不懂事的孩子的游
戏,至少我当时这样的认为。他把我的精液咽了下去,看了我一眼,抹了一下嘴
就继续若我其事的看录像了。
后来记不太清了,我记得应该是又让他把裤子褪到膝盖趴在我的腿上,我摸
这他的屁股,偶尔抠一下他的屁眼,我又射了一次,不过是在卫生纸里,我没有
在让他用嘴,因为自己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不怎么舒服,尽管小弟弟无比的舒服,
可能是那时我还是有些良知的吧。初中毕业我们就变得少来往了,只有假期会在
一起。
(2)春芽
初中毕业我到了县城的一所高中学习,我有了个女朋友叫惠。她是我的同桌,
很文静很懂事的那种,平时你几乎很难听到她发出什么声响,直到有一天,她在
草纸本上用铅笔工工整整地写下一句话,带问号,让我这个平时都不怎么注意到
她的同桌大吃了一经,「你觉得我漂亮吗?」
我看看她没有说话。但我发现那时的她真的漂亮,后来的生活再也无法见到
这样的美了。因为我看到了她微微的害羞的红色的脸颊已经快被她藏到桌子底下
了。惠其实长相一般,不过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普通女孩,她那隆起的小胸脯真
的还不足以吸引我这个小色鬼。
但是那天放学后我们都走的比较晚,我们靠在操场边的外墙下说了三个多小
时的话,原来她还是蛮健谈的。她对我说起了她的家里,她的酗酒的父亲和多病
的母亲,这听起来像小说一样的情节就真的成为了小说里的真实。她觉得我强壮,
有安全感,想和我在一起。我就成了她的男朋友,那是第一次的恋爱。
一切都那么的美好,湿润的嘴唇,娇嫩的红樱桃,和雪白的小肚皮。我是在
高中快要毕业的时候,她把我叫到她的家里,在她的闺房里,我清楚地记得当时
的一切。她们家住在小胡同最里面的一个黑色铁门进去的小瓦房里,有三个房间,
她住在最里面的一间。有窗户但是没有窗帘。
我知道了她带我来的意图,没有拒绝。我们悄悄地爬到她的床上,她在床的
里边挂上了床帘,我看到了一块白色的手绢,她把裙子脱下来叠好放在一边,我
真的很紧张,因为同样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没有黄色录像里的任何技巧,
我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我的小弟弟硬了,非常的硬。
我的手抚过她黑色的蜷曲的阴毛,去拨开蚌贝一样的鲜艳,我将鼻子靠上去,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停下来,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我记不确切了。一股用
任何形容词也无法描绘的味道,心底的火腾的一下就烧起来。我看到滑滑的液体
出来,我的小弟弟寻源而上,被卡住,我知道那是什么。闯过去,像刀片划开肌
肉的疼痛,惠低声叫着,指尖嵌进我的胳膊,我们不动了,大概是过了一小会我
觉得不碍事了,就开始像录像里那样抽动。她的阴道开始收缩的时候,我们闷哼
着射出来。
拔出来的时候,我低头看下去,她的阴道口,我的阴茎上都是血,有我的也
有她的,她用那个白色的手帕轻轻的擦拭,突然之间哭了出来。我有些慌了,但
是我知道为什么,就反身抱住她。对她说:」你一辈子都是我的了」。她破涕为
笑了,「这个手帕你留着吧,我不想考大学了,你将来肯定有出息,别忘了我就
行了,我就希望这第一次是你的。」
「那你有什么打算啊?」我问她,「尽快找个人嫁了,离开这个家。」她恨
恨的说。「军,不要忘了我」她又要哭的样子。我最后考上了一所南方的大学,
慧也考上了本地的一个师专。高考结束后的那个假期,慧已经不来找我了,我去
她家里找她,她的家人也说不在。我想她是躲着我,怕之后分手大家更难过吧。
虽然我们发生了关系,但是我们并没有沉迷性欲,那份浓郁的忧伤好像让我们忘
了性欲。
(3)哥们
一次我又意外的碰到了强,我们决定一起喝一杯。之后我们坐在城东的旧城
墙上聊天,我跟他说起了我高中三年的慧,他望着我没说什么。我问他怎么样。
他说对女孩没感觉。我开玩笑你是不是对男孩有感觉啊。」是的」他说。我差点
从半截墙上折下来。
他遇到个小混混,在职高,那混混帮他找人替了两次考,还算够义气,不过
每次他也都掏三百块钱请吃饭。他说那个男的骗了他只是想和他玩玩。他突然悠
悠的看着我说,「我已经不是处了」。我憋住没笑出来,我也不是了啊。他说不
是指那个,然后又看了我一眼。我心中一凛,难道你让那个混混上了你,我好像
有了醋意。
之后是尴尬的沉默,过了好久,我说:「我们走吧」。他说:「慧能为你做
的我都能。」我愣住了。他突然解开裤带褪下裤子,背对我趴在了地上抽噎起来。
然后说,我可以像你的女人一样对你。我走过去,抱住他拽了起来,「你喝多了,
我的女人也不随便脱裤子。」他转过来抱住我哭了起来。我的心里也很难过。我
一刹那忽然明白他喜欢我,而且他愿意自己是个女人。我的心情真的是五味杂陈。
那天晚上我去了他家,他母亲看见我来了很高兴,因为我也确实好久没来了,
刚上高中还来多几次,上了高二有了慧就你没再来过。他妈妈给我们烧了洗澡水,
我们先了冲个澡,他妈妈给我找了几件强穿的大背心,我穿上就像是紧身服,她
们取笑了一会我的肌肉,我们就做在他们家的院子里聊天。
强的母亲希望强能好好学习,有点出息,可强在职高其实就是混日子。于是
强的母亲就希望强能找个像样的工作再找个女朋友成个家,这样强的母亲也能抱
孙子,可是强的母亲发现强的朋友里一个女的都没有。强的母亲很健谈,性格也
很开朗,看起来乐观积极。强则完全不像她的母亲。强的母亲虽然才四十岁出头,
却每天早晨去公园和老太太们练习太极剑。身材保养的很好。
我问到「阿姨,很多人追求您吧。」话出口的时候有点后悔,强害怕的看了
我一眼,我知道不好了。强的母亲愣住了,半天没说话,之后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跟我说到,你们早点睡吧,我们有时间再慢慢聊。
那天晚上,我和强聊了一会就说要睡了。强说:「军,再射一次吧,我挺怀
念你那味道的。」我们没有抚摸和亲热的环节,因为我并不太习惯。我自己脱下
内裤,他把头凑过来,深深的闻着,用右手握住根部,让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转,
我看着他,知道他对我的棍子的喜爱。
他张开嘴慢慢的含进去再吐出来,含进去再吐出来做着反复的动作,我闭上
眼睛感受,身体向后仰躺在了床上,舒服的叉开双腿。突然他的头沉下去,舌头
在我的蛋蛋画圈,他用嘴将蛋蛋吸入再吐出,吸入再吐出,我的背部开始发麻,
脚尖发痒,突然强的舌尖顶住了我的屁眼,柔软的舌头在我的屁眼上转动,这是
慧没给过我的感受,我说:「我要射了,用嘴含住。」他赶快用嘴含住,并反转
身体将屁股朝向我。
我伸手摸着他屁股,还是白白嫩嫩的,大腿也是白白的。我的手从他的后面
穿过的他的胯下握住他的小弟弟,前面已经湿的快不行了,我用中指沾了点黏黏
的液体从后面摸到他的屁眼开始涂抹,然后慢慢揉进洞里。我用中指做着活塞的
运动,同时感到我的棒棒已经已经硬的的疼了,我坐起来让他狗爬在床上,我又
沾了点他的粘液涂在我的龟头和棒棒上。我用棒棒顶住他的屁眼,用力的闯入。
他的右手翻过来用力扒住自己的屁股,说道:「军哥,干我吧,我对不起你,我
的第一次本应该是你的。」
我说没关系,过去和将来都不重要,你记住今天你是我的就行了,不要忘了。
因为没有使用润滑油,他感觉有点疼,我说你的肛门夹得我很紧,根本射不出来,
还是射在嘴里吧,我拔出来,他就转过来含住,完全不顾上面的味道。我也大量
的射出来。他一滴不剩的咽了下去。
他抬头望着我说:「我要做你的女人」。我抱住他,一手握住他的阴茎开始
套弄,一手用中指插入他的屁眼慢慢抽插,他闭上眼睛「啊……军哥……我快射
了!」我笑道:「好啊,但是有一天你也会有女人,孩子。至少你母亲希望你那
样,我不能害你。」那一晚。他像女人般妩媚在我的身边,我很感动,但我有深
深的担心。
(4)重逢
一晃十年过去,大学的假期,强去我的学校待过一段,我们也有床第之欢。
但大学毕业后,音信渐杳,这次回老家,我特意去看了一下强。强已经混的不错,
是一家小的印刷厂的老板,开一辆老式本田。取了个县秘书长的姑娘,在城里高
中当老师的,生了个女儿也有五岁大了。
他把我接到家里,和弟媳阿霞寒暄一会,他们留我吃饭还一定要留在家里住,
我想拒绝,但是强子坚持,阿霞也说我是强老念叨的最好的朋友,好像比跟老婆
都好。我想多年没见,也就答应了。知道强的心意,也就没在意阿霞的话。
强告诉我,他们一家三口住三室一厅,本来强的母亲开始的时候和他们一起
住,帮忙带孩子,孩子大一点,阿霞和强母处不来,强母就搬出去自己住了,强
的经济条件好了给他的母亲在老城区买了个新房,强的母亲非常高兴。我想既然
房间够,我就留下吧,也没去多想……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原标题:【乱炖豆腐】 (1-4)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内容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
文章关键词: 0

友情链接

广告联系 :QQ 站长统计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20 奇趣小说网版权所有
奇趣小说网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