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破碎山河

2020-01-14 21:15:47 来源: 奇趣小说网
A+ A- | 举报 纠错

宋钦宗赵桓:宋徽宗长子,北宋末代皇帝。
朱琏:宋钦宗皇后。
朱璇:宋钦宗德妃,因避父亲名讳,改称「慎妃」。
柔福帝姬赵天香:宋钦宗第十二女。
李若雪(童妃):宋钦宗夫人,后升才人。
狄玉辉(狄妃):宋钦宗夫人,后升才人。
乔宛儿:西门大富商乔承望的独生女。
小三子:宦官。
赵谌:皇太子。
(二)
完颜阿骨打:金元宗,金朝太祖皇帝。
完颜粘罕:汉名宗翰,金朝左副元帅、国论移赉孛堇,人称国相。
完颜斡离不:汉名宗望,金太祖子,金朝右副元帅,人称二太子。
完颜挞懒:汉名昌,金朝元帅左监军。
完颜谷神:汉名希尹,金朝元帅右监军。
完颜兀术:汉名宗弼,金太祖子,人称四太子。
完颜奔睹:汉名昂,金朝皇族。
完颜赛里:汉名宗贤,金朝皇族,号盖天大王,金军万夫长。
完颜杀母:金朝元帅左都监。
耶律余睹:契丹人,姓耶律,金朝元帅右都监。
高庆裔:渤海人,金朝兵部尚书。
萧庆:契丹人,金朝节度使。
(三)
宋徽宗赵佶:靖康时为太上皇。
郑太后:宋徽宗皇后。
乔媚媚:宋徽宗贵妃。
韦娇娇:宋徽宗婉容,宋钦宗进封贤妃。
芮红奴:宋徽宗婉容,宋钦宗进封贤妃。
景王赵杞:宋徽宗第六子,乔贵妃所生。
济王赵栩:宋徽宗第七子,乔贵妃所生。
茂德帝姬赵福金:宋徽宗第五女。
戚玉:童贯第十四妾。
(四)
康王赵构:宋徽宗第九子,韦贤妃所生,后为南宋开国皇帝宋高宗。
秦桧:御史中丞。
白锷:宦官。
康履:宦官,康王府都监,河北兵马元帅府主管机宜文字。
蓝珪:宦官,康王府都监,河北兵马元帅府主管机宜文字。
吴金奴:康王侍妾,后为宋高宗皇后。
潘瑛瑛:康王侍妾,后为宋高宗贤妃。
邢秉懿:康王正妻,嘉国夫人。
田春罗:康王妾,郡君。
姜醉媚:康王妾,郡君。
(五)
种师道:武将,河北兵马元帅府大元帅。
刘浩:武将,河北兵马元帅府前军统制。
宗泽:磁州知州,河北兵马副元帅。
宗颖:宗泽子。
靖康之耻第一回兵临城下靖康元年春三月十七日(淫色淫色4567Q.COM)傍晚,我独自立在东京开封城上城上,初春金陵的天空早早的
暗了下来,望向远处,天色已从深蓝转为纯黑,天际一点点惨淡的白色正渐渐逝去。城下是漫山遍野的女真大营,
他们围住开封城已经半月余了,这时金营中的火光燃起,浑厚粗野的号角声中,围城的整个营地骚动起来,金国的
士兵们开始例队出营,他们是最擅长夜晚作战的。
我叫赵恒,宣和三十七年登基,改国号靖康,登基前后不过年余,去年父亲徽宗赵佶仓皇南逃,传位于我,在
中原过去三千多年的历史上,我真算的上际遇最艰难的帝王,临危受命,以李纲死守开封,并以童贯议和在去年成
功的使金兵北退。
但朝庭尚在和战未决间金人又卷土重来,这一年中,民众安居乐业,国家财富甚致达到了「买兵防匪」的地步,
若不是遭遇到这三千年未有的大变局,本可以安度晚年,并以仁德的贤名留之后世,然而生于此时,却不得不将在
极度的恐慌疚愧中死去,且背负上中洲有史以来第一个亡于异族之手的君王的恶名。
这血腥的一夜又要开始了了。虽然我亲临前线视察,但环顾左右,城上将士眼中既无畏惧亦无兴奋,以三万兵
马守住金兵的东西两路十万铁骑半月,他们都疲惫的只剩下一点习惯了的麻木。
今天晚上会如何,新的一日(淫色淫色4567Q.COM)又如何,不过是与今日(淫色淫色4567Q.COM)或今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昨日(淫色淫色4567Q.COM)一般,机械的拉弓,挥刀,发炮,打着一场无
望取胜的守城之战而已。
一百多年前,我的祖父高祖赵匡颖黄袍加身,终结了这里的动荡称帝,以开盛为本朝的第一个年号,是为大宋
开盛元年。大宋的百姓安心的欢庆,他们相信中原又开始了一个兴盛的轮回。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在这一年里,万里之遥的荒寒远僻的通古斯森林里,从西伯利亚一队小小的流亡者迁移而
来,打败并逐走了原先在那里生息的突厥人,他们自称女真人,几千年西伯利亚的高寒使女真一族异常慓焊和嗜血,
有句名言叫「女真不满万,满万无人敌」。自此北方契丹大辽国便以「岁岁减丁」政策灭绝女真人。
一百一十年后,宣和元年,金室的太祖皇帝完颜阿骨打登基,而这一年里女真最伟大的君主,年仅二十一岁的
完颜阿骨打统一了所有的女真部落。接着仅以万人击破四十万之众的契丹铁骑,奠基百年之久的世敌大辽国从此灰
飞烟灭。
宣和三十七年八月初三,这是一个中原的史书上最为惨痛的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这一天女真族的铁骑越过了阴山山脉的雁脊
山口。可悲的是,因为从末经受过外来的威胁,在这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雄关,非但没有中原的一兵一卒
把守,甚至没有人知道这个关口,连雁脊山口这个名字,都是日(淫色淫色4567Q.COM)后从女真语中译取来的,金军东西两路大军十万铁
骑似如无人之境,从高原上铺泻而下。
东路金军完颜斡离不率领着六万骑兵打破种师道二十万宋军长驱直入中原,数倍于此的中洲的步卒和战车在来
去如风的蛮族铁骑前如肥猪般任人宰割。
九月间,西路金军完颜粘罕攻破了死守二百五十多天的太原城,守将王禀壮烈殉难,而宋朝的陕西精兵却在救
援战中损耗殆尽,军事形势便急转直下。仅仅只用了一个月,女真人又攻下了潼关,越过众山耸峙的太行山原,所
过之处如洪水猛兽,连宽阔的望不到边的的长江和汹涌的片羽不飘的黄河也没能略阻不谙水战的草原悍将。
当完颜斡离不和完颜粘罕的两路大军已经直抵金陵城下。三千岁月的骄傲一夕碾落化尘土,万里江山之繁华转
眼消散如烟云。
勤王令已经下达十三天,各路诸侯惧女真人如洪水猛兽,百般推惟,迟迟不能前来,如今已是大厦将倾,无力
回天了。
走下城楼,在杨卫率领的御林军护卫下,我慢慢走回天泰殿,沿途百姓号哭于街,逃难者络绎不绝,多少的家
庭破碎,多少的妻离子散,看着无助的子民,我的心如刀割。
回到天泰殿,天香(柔福帝姬)哭着扑到我的怀里,她是我最小的女儿,经过十六年皇室熏陶,已经出落的亭
亭玉立,举手投足间无不溢出高贵和优雅,此时的天香却象无依的小鸟,倦缩在我的怀里。夜深了,躺在寝宫,久
久不能入寐,侧过头去,身边是刚进宫的童妃,今年十八岁,原名李若雪,十六岁便名动秦淮,居李思思之上,号
江南第一美女,后被童贯收入府中,以诗书礼法调教两年,更是出落的美艳不可方物,一月前童贯将她献给了我。
我与康王(以后的赵构,据说每夜非三人以方可临幸)不同,对于性的需求不大,后宫共有12名妃子,得到
过我临幸的只有皇后朱氏与眼前的童妃。
童妃在熟睡中,刚刚的一番云雨,使她的面容如海棠春雨,长长的睫毛寄托着一个好梦,我轻轻的抚摸着她滑
如凝脂的肌肤,体会着手里那种奇妙的触感,当我的手抚摸到奶子的时候,手下传来轻微的颤抖。
童妃睁开了美丽眼睛,她的眼睛如一汪秋水,具有让人迷离的力量,我示意她继续躺下,用手轻轻的捻着那红
宝石般的乳头,使她夜莺般的呻吟从口中断断断续续的传来,她可真是上天赐于男人的恩物,体质极为敏感,我往
往只需触摸她的性感带,就能使她达到高潮,她床间呻吟的声音象一首婉约的词,常令我不能自已。
我用舌尖挑出她美丽的红菱小舌,允吸着那一股股清甜,示意她用手套弄我的阳具,童妃的小手如玉石雕琢一
般,弱如无骨,我想天下任何一个男人仅仅看到这双手,便会三月不知肉味吧。在小手轻柔的套弄下,我的手缓缓
的摸到了她的阴户,轻轻的扣着,弹动了几下,童妃的呻吟变成了哭泣般的声音,全身都在颤抖。
我将中指慢慢的插进去,童妃轻轻的哼一声,仰起了美丽的下颚,我的中指第二关节已经进入肉洞,慢条斯理
的在屄洞里面和四周的肉壁摩擦刮动,另一只手不再揉捏她充满弹性的奶子,轻轻拍打高高耸立着雪白的屁股。
「呜……皇上……呜……啊……」
当我用左右手一起摩擦这雪白肉体粉红的阴核时,极为敏感的身体立刻象白蛇一样的扭动起来,快要溶化的美
感,开始变成强烈的电流,使她在无意识中颤抖着哭泣。
我将她翻过身来趴在榻上,露出雪白的屁股对着我,让她左手支在床上,右手自己慢慢的爱抚屄洞。
我凝视着眼前白嫩的手指摆弄着屄洞,童妃的阴户十分美丽,天生无毛,晶莹剔透的肌肤映衬出娇艳欲滴的红
菱,伴随着手指的动作,美丽的屁股慢慢上下左右摆动着,正在进入恍惚状态。
我将刚刚插过她屄洞的中指递到童妃的嘴前,插入她温暖的小嘴,慢慢的抽送玩弄着她美丽的舌头。
就要开始进攻了,她摆弄屄洞的手指随着我中指在小嘴中抽送的节奏,将她已经带到了无限的狂涛中,以致于
使她沉醉于发狂的前夕,马上就要开始了,就象我雄壮的阳具就要顶进来一样,雪白的屁股不自由主的颤抖着。
「——明天会是什么呢?」
我紧盯着童妃那即将从后背位进攻下雪白屁股的妖艳摆动。
金室的第四世皇帝完颜阿骨打天生勇力,据说六岁时便能张弓百步,性格极其残忍,金国打下大辽后,将契丹
皇城与其中数以千万计的无价珍宝一起付之一炬,大辽皇朝十代皇帝一百多年苦心经营的京城,美伦美奂的万城之
王,在映红了天际的火光中化为永久的传说。大辽皇族在这一役中几被屠杀贻尽,仅有难宗次子萧安昆只身逃出,
难宗本人则被金国抓为牧马奴隶,皇城中高过车轴的男性全被杀光,女人被孥做看门奴隶,终身过着牛马一般的日(淫色淫色4567Q.COM)
子。我拿出早已血脉喷张的阳具靠近童妃,趴在榻上的童妃已接近发狂了,我用一只手搭在她拼命摆动着的雪白的
屁股上,连续不断的象悲鸣的挣扎声立刻响彻寝宫,童妃已经不能自已,我将阳具的冠头部份放到她洁白的屁股沟
里,下面的童妃拼命的将屁股高高撅起,以使之容易插入,手指在摆弄的屄洞整个的都看的清清楚楚,大量的爱液
溢了出来,我的阳具冠头部份都被涂满了,将它慢慢插了进去。童妃张开美丽的嘴,头向后仰,进入屄洞的巨大阳
具,在她的身体里更加膨胀,把肉洞塞得满满。
我开始慢慢的玩弄,肉棒浅浅在她的肉洞里进出,并不深入,同时伸手到前面抚摸那一对充盈饱满、宛若玉石
般温凉的奶子。
「唔……唔……」我用手指夹住硬挺的奶子上红宝石般的乳头揉搓,在黑发覆盖的耳朵上舔,童妃的耳朵洁白
的近乎透明,我轻轻的咬住她的耳垂,口感滑腻温润,接着上身向后挺使肉棒稍微深入的抽插。
童妃侧头伏在榻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声的哀求着我,偶尔像忍不住似的深深叹气,全身随着我肉棒的指
挥而颤抖,看着她迷离的目光,几乎使我立刻有了射精的感觉,于是稍微更快而深的抽插肉棒。感到下体有十足的
充实感,四肢都有甜美的电流。
「——啊……可是……」
我将她两只柔美的小手反剪在后背,接着放开手,用双手抽打着胯下着雪白的屁股。没有我的命令,童妃只能
保持着这种奇异而苦闷的姿势,只能将美丽的双乳用力的压在榻上,拚命的向后挺出屁股;我的阳具故意用缓慢的
抽插进出粢意的玩弄着她。
「——还要深一点,插进来……」胯下的颤抖着的雪白肉体拚命的摇动屁股请求,童妃已经几乎哭泣着呻吟。
我的阳具已经不必进行抽插,低头看去,屈从苦闷的雪白屁股不由自主的前后摆动。
我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将右手中指再次伸到童妃可爱的小嘴中。无声的命令她将我的中指舔湿润,那可爱的
红菱小舌立刻很柔顺的舔着我的中指。
接着让她一直象小狗一样伸出舌头。慢慢的收回已经充分湿润的中指,将它插入不停蠕动中的粉红的菊花蕾。
「噢……啊……唔……啊……」童妃动人心魄的呻吟声回旋在寝宫上空,屁眼里中指插入的奇异的感觉使我胯
下的这具肉体几乎疯狂了。
由于没有我的命令,她只能继续保持着自己反剪双手,我用左手抓住她长及齐腰的秀发,使她的上身抬起来,
这样右手便可以揉捏她充盈饱满的奶子。她伸着可爱的舌头,象小狗一样苦闷的从鼻子里呜咽着。
我将巨大的阳具稍微深的捅了进去,虽然做了很长时间的前戏,她的屄洞依然紧窄,柔嫩的小屄紧紧的缠绕着
我的阳具,我慢慢的将阳具抽送起来的时猴,美丽的童妃就已经到达了高潮,屄洞骤然地紧缩,像一个个强有力的
肉箍将我的阴茎一圈圈的夹住,而屄洞内蠕动的肉壁在我的阴茎所有的部位剧烈揉磨,屄洞深处的子宫颈也一阵阵
强烈的收缩,像一张小嘴似的吸允着我的阳具冠头,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当我挺着巨大的阳具没根而入的时候,
她已经发不出声音。
靖康之耻2当我挺着巨大的阳具没根而入的时候,她已经发不出声音了,昏迷过去,极度的昏迷,但她那欺霜
压雪的美丽躯体却无法停下来,雪白的屁股不停的颤抖,因为连绵不断的快感不停的在袭击着她……突然,窗外红
光一片,一个人跌跌撞撞的破门而入,跪在地上哭道:「陛下;不好了」,来人是我的贴身小太监小三子,我从骑
在童妃那还颤抖着的雪白屁股上抽出了阳具,问道:「慌什么?怎么了?」
小三子哭着道:「陛下,城破了……」
「赶快叫杨卫将军来护驾。」我心里一惊,铜铸铁打的金陵城竟然一夜之间就会馅落?
「是白锷那狗贼打开城门放金狗进来的,杨卫将军已经以身殉国了。」小三子哭道。
我一下瘫倒在地,觉得天旋地转,说不出话来。
「快组织疏散,把人们都叫起来。」我呆了半饷道。
「来不及了,完颜赛里的金兵已经杀到了宫前,陛下赶快逃吧。」小三子哭道。
「不行,赶快疏散,把王宫膑妃都快带走。」我看着还在高潮中昏迷的童妃那近乎透明的雪白肉体命令道。
忽然,我的后颈传来一阵巨疼,无边的黑暗袭了过来,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第二回金陵七日(淫色淫色4567Q.COM)(上、避难)
当我醒来的时候,感到还有阵阵的头疼,这里是什么地方?四周只有一遍漆黑。窗外异常嘈杂,心里一惊,难
道我还在金陵城内?摸溯了很久,我才找到一块打火石,打燃床前的灯,看了看周围,原来这里是一所民舍,布置
相当简陋,仅有木榻一张、八仙桌与几只藤凳。
我撑起身体慢慢的从榻上下来,突然发现自己穿着一身蓝色百姓装,原来的黄龙莽袍与玉腰带也不见了,这是
怎么回事?我又是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了呢?
正在这时,侧门忽然打开了,几个人扑地跪倒在我的脚下,仔细一看,原来是小三子跟几个贴身太监。
「起来吧,说说怎么回事?」我坐回了榻上。
「陛下,刚刚事态紧急,臣等被迫将陛下打晕后送到这来,臣等冒犯龙体,万死莫赦。」小三子等人伏地不起。
「事急从权,你们做的不错,」我挥挥手恕他们无罪,接着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回皇上,此处是金陵城中的一所民宅。」小三子答道。
「怎么没出金陵城吗?」我疑惑的问道。
「金陵现已被金兵占领,城门已封,臣等想了很多办法还是出不去,只能暂时住在这里。」小三子的双眼布满
了红丝,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后宫怎么样了?」我急切的问道。
「康王殿下率五百死士掩护后宫从东门突围了,临别时约定在城外桃花庵会合。」
听说后宫无忧,心里释然。
康王是东宫贾皇后所出,自幼睿智,好权谋之术,但生性懦弱,不料这一次尚能于兵慌马乱之时为我分忧。
不对,贾皇后素与后宫有隙,康王为其亲生,会不会在此时抛下别人不管?
我的心又悬了起来,转念一想,大厦已倾,自己尚不知生死,她们只能自祈多福了。
我苦笑了一下,接着问小三子:「现在该怎么办?」』「回皇上,目前有两个办法。」小三子答道。
「讲!」
「一是逃,臣等刚才冒死打探,发现西门的防守懈怠,可从此处逃出;二是等,二十万十八路勤王兵马已抵长
江,十日(淫色淫色4567Q.COM)之内定可抵达金陵。」
我想了一下,小三子素来办事精明,这次做的也不错,已就只能这样了,挥挥手吩付小三子马上先去准备逃走
事宜。
安排完诸项事宜,我慢慢地走到窗前,窗是普通的杂木所制,但窗棂错落有致,显见这家原来的主人朴实而清
雅,中州的老百姓都是这样的,天生具有适应环境的能力,即使清贫也能甘之若饴。
推开窗来,外面正下着雨,开封这个九朝古都的初春本是多雨季节,春雨贵如油,但灰蒙蒙的天和远处东城门
暗红的火光交织在一起,使这靖康春三十八年三月十八日(淫色淫色4567Q.COM)清晨的雨充满着肃杀的气氛。
从后窗向南边望去,从窗隙中可以窥见金兵循南而西,步武严整,淋雨亦不少紊,不愧为节制号令之师,不由
得怀疑以前传说完颜阿骨打的残暴是否属实?
如果纪律严明,老百姓也会少受许多苦难吧,于是心下稍稍安定。
忽然,侧门打开,一人疼哭着扑到我的怀里,定睛一看,原来是天香公主,身后的小三子跌跌撞撞的跪伏于地,
疼哭道:「陛下,不好了。」
我心下一惊,知道后宫一定出事了,忙问道:「怎么回事?」
小三子泣不成声:「臣等出外打探,走至西直门,忽见有人与金兵打斗,原来太子殿下掩护后宫是假,早已独
自与贾皇后逃遁,后宫已被乱兵冲散,御林军王刚将军率三十死士拚死保护天香公主,臣等见状拚死救援,方抢得
天香公主回来,王刚将军及三十死士以及臣等的几个属下为掩护我们都已为国捐躯。」
怀中的天香绻缩一团,抽泣连连,显是受过莫大的惊惧,我谙然良久,三人都说不出话来,只有天香的抽泣声
时断时续。
忽然传来很急的叩门声,小三子暗示我与天香躲起来,慢慢前去开门,原来是邻居相约共迎金国之师,设案焚
香,以表示不敢相抗。大宋的百姓天性懦弱,大厦已倾,为求自保也无可厚非。邻人走后,我虽然知道此事不济,
然而一则不能拂众议,二则怕暴露身份,唯有与小三子改易服色,出门与邻人引领而待,然而金兵良久不至。我复
又至后窗窥南城上,见金兵队伍比刚才显得疏松,队伍或行或止;偶而见到有拥妇女杂行,观其服色皆为开封女子
穿戴。猛然间我恍然大悟,随即惊恐无名,心里立刻知金兵绝不会是良善之辈。
马上回到房中,对小三子说:「金兵入城,倘有不测,尔当助我自裁,不可失了大宋皇室威严。」小三子诺诺
伏地不敢起。
回头看着天香,心中不觉凄然:「天香豆蔻年华,羞花闭月,值此乱世,又何苦生在皇帝家。」
天香依在我怀里,抽泣着对我说:「父皇若去,我辈休想复生人世矣!」说完涕泣交下,若梨花带雨。
三人正抱头疼哭,忽然听到门外邻人呼道:「金国大军到了,到了!」我跟小三子连忙跟出,远远望去北来数
骑,皆按辔徐行,遇到设案焚香迎接金军的百姓,即俯首若有所语。
由于人自为守,往来不通,故而虽违咫尺而声息莫闻,等到金兵稍近,才知道金兵在逐户索金。然而好象并不
很贪,稍有所得,即置不问,若是有人不应,立刻操(淫色淫色4567q.c0M)刀相向,但恐吓居多,尚不及人。
以后我才知道有献上万金也被杀死在当场的,那是后话。
不一会到了我的房前,一骑独指我呼叫后骑道:「为我抓住这个蓝衣人。」
原标题:破碎山河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内容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
文章关键词: 破碎 山河

友情链接

广告联系 :QQ 站长统计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20 奇趣小说网版权所有
奇趣小说网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