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西施

2020-01-14 21:16:53 来源: 奇趣小说网
A+ A- | 举报 纠错

两人皆是居住在苎罗山鹿西侧之小村落,自幼互为玩伴感情甚深,可说是情同姐妹也以姐妹相称,两人容貌是各有特色,但都是倾国倾城之绝色佳人。


施婉儿从小就有不明的痛心症,不堪劳累,每当痛心发作总是捧心蹙眉,更显得娇柔可怜之模样,不知有多少男孩为之倾倒,美艳名声播传四方,有人就以“西施”之号称之。


郑旦在娇丽的容貌中更是有着活泼、朝气,使得两人并站一起时就像盛开的并蒂芙蓉,娇柔艳丽各有特色交互辉映。


秀美的山鹿溪畔因双姝而失色、暗然许多。鱼沉、雁落、花羞、月闭,一时间空旷的野地寂静了,只有偶而传出嘻笑声点缀着。


“……嘻……哈……”


“哎呀!婉儿妹?把人家的衣裳溅湿了啦……哼!看我饶不饶?……”


“对不起!……哎唷!姐姐别泼我啊……我衣服也湿透了……”


姐妹两就互相溅水潲湿,直到两人从头到脚无一干燥之处。润润的水珠沿着发稍滴落,沿着额头、脸颊和着汗珠滚流腮边。湿透的衣着紧紧的贴着肌肤,凸显出动人的曲线身材,好一副绿江春色!


“好姐姐!我不敢了!求求?饶了我吧!”婉儿柔声的告饶着:“等一下我摘些果子给?,跟?赔罪好不好!?”


“婉儿妹!别说了!”郑旦牵着婉儿的手慢慢往林子里走:“看!衣裳都湿透了,怎么回家啊!我们先到林子里把衣裳晾干再回去吧!”


两人拨着矮树丛走入密林里,找个隐密的地方便各自宽衣解带,把除下的衣物敞晾在树干上。虽然对方皆同为女性,但一丝不挂的胴体现露在旁人的眼前,总是自感十分羞涩不自在,只得各蹲身一角背对着不敢言语。


林里传来阵阵凉风,两人无一遮蔽的肌肤渐觉冰冷,虽然用手掌磨擦着身体借以产生暖意,但是阵阵凉风仿佛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凉冷,令身体一阵阵颤?着。


婉儿终将忍不住颤抖的说:“……姐姐,我……我好冷喔……我好怕唷……”


郑旦当然也好不到那里去,同样发颤的回答:“婉儿妹,别担心!在等一回儿衣裳就干了……”其实自己也是担心害怕:“……婉儿妹,来!让我们靠在一起互相取暖,这样该会好一点……”


赤裸的肌肤接触的一刹那,两人不禁一阵心神荡漾,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受激荡脑海。一种肌肤磨擦的快感、一种礼教约束的羞愧、、交互的消长着。一种沉醉的诱惑让两人紧紧的拥抱着;一种搔痒的感觉使得身体不禁轻微的蠕动着;一种背叛礼教的刺激让呼吸、心跳越加急遽。


当一切规范闺秀的教条被情欲淹没时,两人混然已在忘我的境界了!忘我的亲吻着对方的樱唇、忘我的互相挤压着丰乳、忘我的磨挲着对方的背。荒芜的丛林、凉沁的冷风……渐渐变成温暖的阳春。


婉儿突然觉得下体一阵阵温暖,更有一股股热流翻滚着,一丝丝酥痒的感觉在阴道里骚动着,让人有不搔不快的冲动,微启喘嘘嘘的樱唇呻吟似的说:“姐……我……我……那那好痒……”


郑旦早就有此感受,手指也早已在自己的屄口转磨着,也感受到藉由手指的转磨,似乎有一阵阵的舒畅可以掩盖过阴道里骚动的难受。郑旦一听婉儿的呻吟,立即伸手如法泡制的抚摸着婉儿的蜜屄。


“喔!”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婉儿一阵舒畅的快感,不禁摇摆着腰肢,让蜜屄配合着郑旦的手转动着:“姐……我……不要……嗯……羞羞… …嗯嗯……”


郑旦微闭着媚眼,吐着气说:“…婉儿……妹……嗯嗯……来摸摸……我的胸……来……嗯嗯…”


婉儿尽管羞涩,却也不由自主的伸手轻捏郑旦胸前团肉,只觉得郑旦的双乳晶莹雪白、温润柔滑。随着呼吸的起伏,峰顶粉红色的蓓蕾似乎跟着抖动着。婉儿一手轻柔的抚摸着郑旦姐的乳房,另一手也轻拂自己的玉乳,企图让自己跟郑旦能感同身受。


郑旦享受着肌肤摩擦的舒畅,觉得一阵酥麻酸痒传自阴道深处,急速的漫延全身,冲刺着头顶。不禁手指一紧压揉着自己屄口突出的蒂核,另一手却借着湿液的润滑,“滋!”一声把半截手指滑入婉儿的阴道。


“啊!”婉儿又是一声惊慌:“喔……姐……痛……”随即,又是一阵热潮冲蚀。快感、刺痛、酸麻、酥痒……一种生平未遇的奇妙感受,无可言喻的舒畅使得她只有喘息、呻吟、颤?……


姐妹两人在一阵娇嘘乱呼之后,身体一软无力的各自仰躺地上,任由满涨的爱潮从屄口汨汨流出,湿染下身、滴落草叶。


半晌,姐妹两人慢慢从激情中回神,一瞧两人放浪的模样,一阵羞愧让自己满脸通红、全身发烫,深低着头暗地里埋怨自己不该,却又有一丝丝愉悦浮上心头。


勉强互相扶持起娇柔无力的身躯,各自安静的穿上衣服,偕同布出树林时,已暮色渐昏、炊烟袅袅。晚风从江面轻轻送来,裙带微飘、鬓发略动,双姝就像仙女下凡,令人看了不禁怦然心动、跪地膜拜了!


婉儿见郑旦收拾起平常挂在脸上的笑容,暗地猜想郑旦是否为了刚刚的事在自责,幽幽的说:“姐姐,看?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是不是刚才……其实我也有错,?就别再自责了……”


郑旦没等婉儿说完即摇着头说:“不是啦,婉儿妹!我是看到此刻安静祥和的故国家园,还有与?的……姐妹情深,不禁想到我们的国家被吴国打败了,国君又到吴国充当人质……不知这种良辰美景以后是否能得长久,唉!”


“嗯!姐姐说得没错,可是我们只是在江边浣纱的柔弱女子,又能帮国家有什么作为呢!”婉儿也跟着心情沉重了!


郑旦轻挽着婉儿的手说:“婉儿妹!要是有一天我们真的可以为国家出一点力的话,我一定竭尽其力无怨无悔……婉儿妹!?呢?”


婉儿望着郑旦的脸真诚的说:“姐姐,会的!我也会跟?一样的报效国家。”


婉儿看到郑旦微微露出一点放心的笑容,接着说:“姐姐啊!我想?就是太闲了,才会这样胡思乱想,应该……应该早一点帮?找个婆家,早点把?嫁了,?就不会……嘻嘻……哈哈……”


郑旦装嗔作势要打人,两人又是一阵追逐嘻闹,莺燕般的欢笑,回荡着山林河谷。


往后的日子,郑旦即常找机会连哄带骗的拉着婉儿到密林里,玩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春戏。


※※※※※※※※※※※※※※※※※※※※※※※※※※※※※※※※※※※※晴空天朗、艳阳高照。婉儿提着一篮寿礼,正往东村给婶母拜寿,同行的是村上的少年─施礼。施礼名虽音同“失礼”,却是个知书达理的俊书生,平时跟婉儿以兄妹相称从未逾礼,而施礼心中早已暗恋婉儿,只是礼教约束难以启齿。


在急忙的赶路又加上热日的荼毒,婉儿身体不支心痛又发。只见婉儿双手捧胸、眉头聚蹙、气喘嘘嘘,身躯摇摇欲坠。


施礼赶忙趋身上前扶住婉儿的娇躯,一股少女的幽香直冲脑门,由不得施礼一阵恍惚,扶住婉儿的双手几乎失力。初次被男性有力的臂膀拥着的婉儿,不禁一声娇呼,随即羞红满脸,只觉一阵晕眩,越发无力软软的靠在施礼结实的胸膛。


施礼扶着婉儿走到路旁树荫下,让婉儿倚靠着树干休息。只见婉儿蹙皱着眉头,一副娇柔可怜的模样,让呆立一旁的施礼心疼不已;又见婉儿双手轻揉着自己的胸口,两团肉球隐具型态,让施礼幻想着要是换上自己的手,那种揉在充满弹性的乳峰上的滋味一定若登仙界,一阵艳色的幻想让自己跨下之物也慢慢充血挺硬了。


此时婉儿正好转头望向施礼,正好瞧见施礼的跨下有异常的蠕动、膨胀,把裤子撑起一个奇异的凸状。看得对男女情事一知半解的婉儿,更是一阵脸红心热,急忙别过头去,羞愧得恨不得有个地洞藏身,不禁又急促的喘气。


施礼倒不知婉儿的羞愧,以为婉儿心疼加剧,立即屈身探询:“婉儿妹,是不是很难过啊……唉!这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施礼关切之心在言词里表露无遗。

原标题:西施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内容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
文章关键词: 西施

友情链接

广告联系 :QQ 站长统计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20 奇趣小说网版权所有
奇趣小说网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