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淫妻小说 » 正文

裸形处决访问录作者:不详

2020-01-14 15:32:07 来源: 奇趣小说网
A+ A- | 举报 纠错



编者的话:兄弟们,请大家看一看女人们是怎样看待自己被残酷处死的!
暗之子的日志-网易博客

暗之阁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血雾中瞬间消失,有种残忍的美感。

[2007/06/03]处斩秋瑾

(水田圭介)

《竞雄女侠传》节选:

在浙江省绍兴市的轩亭口,竖立着一座高10米的混凝土秋瑾烈士纪念碑。1907
年7月15日凌晨,女革命家秋瑾就在建这个碑的地方,于众人的环视下被处以斩首刑。

凌晨三点时,秋瑾从山阴县的监狱里被带出,同时县衙门宣告对她执行死刑。秋瑾坦然地向知县李钟岳提出三项要求:写遗书向亲人告别、斩首前不能脱她的衣服、不能悬挂她的头颅示众。知县除了不准其写遗书外,其余两项都答应了。
在前日,秋瑾就在李钟岳前写下了“秋风秋雨愁煞人”的绝句。后来不管刑讯人动用各种大刑,秋瑾一直闭目咬牙,除了大呼“革命党人都是不怕死的,要杀就杀”外,再也没有说过半句话。

第二天早上,官方决定将秋瑾处以斩首,并强行让因拷打而虚弱的秋瑾在伪造的招供状上按上手印,便当是完成了死刑的判决。

判决令下达后,秋瑾的腿被上了脚镣,双手被反绑着押送去刑场。秋瑾虽然已极度疲劳,但对几个准备要架着她走的士兵大喝道:“我自己能走!不用你们来!”

从黑暗的道路一直走到明亮的轩亭口刑场,秋瑾拖着沉重的铁镣,一直昂首阔步在押送队伍的最前面。

[2007/05/29]裸形处决访问录III

这篇访问录是一位叫Raymund的朋友给我的,他对我的那篇访问录相当感兴
趣,并依样画葫芦地访问了他的一位女性朋友。她的回答也挺有意思,我把访问录稍作整理后贴出,希望大家能喜欢。谢谢Raymund兄的提供。

Raymund:作为女性,你是怎样看古代的“裸形处决”的呢?
Sophie:这要看看情况。自己亦联想过如果受刑人是自己,我会有怎样的看
法。例如:观看的人中是否有自己中意的对象?不一定是帅哥,只要觉得愿意在死前和那人透过“看”和“被看”有一份交流就成,即使对方是女性也可以。如果都只是粗鄙不堪的,应该不愿意吧。

Raymund:讨不讨厌被裸杀?

Sophie:嗯,很复杂,会觉得羞耻,却不太讨厌。如果有心仪的,感到给他
看到我死,而且是裸着的,会兴奋的.

Raymund:你希不希望自己光着身子受刑。

Sophie:很难说,假如会被人欣赏,就不会讨厌。即是说,身段是诱惑的,
容貌也是。假如看的人不惋惜的话,我会觉得很委屈的。

Raymund:假如你身处现炒到女犯被裸身斩首或凌迟,你会怎样想呢?

Sophie:斩首的话,一下子就过去了,不会太难受,只觉得她死得很香艳、
刚烈。会不自觉的联想是自己受刑。

凌迟就不同了,那是很痛苦的,是十分残酷的行刑方式。我不能忍受痛苦,亦不希望任何人痛苦。想象一下还可以,如果来真的,可能只看到脱她衣服及割第一、二刀就不再看了,一直到她咽了气才回到刑场凭吊一下。会觉得她很可怜的,联想亦只限于先前的一、二刀及断气后。

Raymund:假如你是准备受刑的女犯,你对于围观的男性有什么看法呢?

Sophie:很不自在,却又不想任何人错过观看。

Raymund:如果你是秋瑾的话,你会不会提出和衣受刑呢?

Sophie:不会。当然,她那时长得怎样我不大清楚。如果是年纪大了不好看,
就不脱较好。这就如在A片中当女角一样,水平太差的是自取其辱嘛。

如果现在受刑,我想绝不会要求和衣受戮。反而如果监斩官“格外开恩”的话,我会要求依律行刑,即是先剥去我的衣服。

Raymund:那你觉得光着身子,双手被反绑着斩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
在刀落下之前会想些什么呢?

Sophie:受辱亦是一种兴奋,尤其是听到看的人赞美的话。刀未下前会担心
死得不好看,又或会否失禁。斩决后被枭首示众时,是否会很难看,例如太多血污。

刀落下时会在心内哀号,同时暗暗叫好。

当然,亦会有幻想能死里逃生,可是假如这不大可能的话,就应该到刑场时断念,勇敢受死。

Raymund:知道斩首后自己将被曝尸,头颅也会被悬挂起来示众,你会怎样
想呢?

Sophie:很亢奋的。赤裸的身体任人看、侮辱,甚至被野狗或乌鸦什么的吃
掉。人头就一定要美丽,最讨厌变成骷髅。示众一、两天是可以接受的,有一种凄美吧。

Raymund:过去某些地方还有吃人血馒头和人肉的恶习,如果你知道你的鲜
血会用来做“人血馒头”,尸体上的肉还会被人割下来吃,你会怎样想呢?
Sophie:那是迷信,可是他们喜欢就由他们了。

Raymund:假如在狱中遭到强奸呢?

Sophie:嗯,这应有心理准备。被一群粗野的男人轮奸时会觉得很羞耻,可
是不会反抗。

Raymund:古代的裸杖你喜不喜欢?

Sophie:不喜欢。

Raymund:行斩首刑时,当头被砍掉后全身的血都会从脖子里喷出,你不觉
得怕吗?

Sophie:这没什么可怕的,反而觉得很凄艳。

Raymund:假如你和你的姐妹们一起被处斩,当你看到她们一个一个地被斩
首,很快就要轮到自己时你会想些什么呢?

Sophie:会害怕,也会兴奋,会有拥抱姐妹的冲动。

Raymund:假如你在刑场中候斩时,看到周围还有些小孩在看,你会想些什
么呢?你会不会觉得在小孩面前光着身子有点不自在?

Sophie:会不自在的。唯一例外的是自己的弟妹吧,让弟妹看到我被斩,我
会兴奋的。

Raymund:如果“待候”你的是一位刚出道十六七岁的刽子手,你会不会觉
得不自在呢?

Sophie:不会啊,会很开心的。觉得死在他手里也值了。我想,我是爱美的。
被少年斩了,是一种纯真的美。当然,被一秃了头、奇丑无比的刽子手斩了,亦是另一种美,只不要蠢物。

Raymund:假如送你上路的真是这种“蠢物”呢?

Sophie:如果这样,也只好认命了。

Raymund:假如你正被押往行刑地点时,看见正在等候的是一位十六七的年
轻刽子手,你会不会想对他说点什么呢?

Sophie:说声“谢谢你”。会对他嫣然一笑。

Raymund:不过想到行刑后他会把你的头当战利品般高举着向围观者展示时,
会感到别扭吧?

Sophie:不,不这样。只想是:我被他斩了!我是属于他的,很开心。
Raymund:如果在刑场上有朋友或亲人为你“送行”,你会对他们说什么呢?

Sophie:不必为我送行。可是兄弟姐妹的话,是可以的。母亲也可以,父亲
就有点难情。

Raymund:那么你会对他们说些什么呢?

Sophie:叮嘱他们要孝顺父母。

Raymund:那么朋友呢?

Sophie:说谢谢就成了。

Raymund:“最后的早餐”吃得下吗?

Sophie:吃小量吧,多吃了到刑场时肚里涨涨的不好,而且可能会失禁。
Raymund:游街的过程中,众人对着你的裸体指指点点的会觉得难过吗?

Sophie:觉得很讨厌,如是赞美的说话就不同。

Raymund:假如有机会让你改为不用抛头露面的绞刑或毒刑的话,你会选择
后者吗?

Sophie:绝不会,反而主动要求公开处刑。

Raymund:假如你上刑场的话,可以一直保持镇静吗?会不会失禁?
Sophie:会很复杂的。一方面会羞愧,另一方面会有一种很快解脱、又贪恋
生命及希望被人欣赏长一点的心情。至于失禁,被杀前一定会控制的,人头落下就难说了。

Raymund:假如你是被用木驴押送到刑场的话,你会怎样想呢?
Sophie:心甘情愿,是伏法呢。骑木驴虽说是摧残女性的自尊,可是在死前
一尝被人极度侮辱亦是可以亢奋的。前题是不要太难看。

Raymund:假如你在被押往刑场时,看到城门上挂着几颗你“姐妹们”的头
颅,你会想些什么呢?

Sophie:啊,太美了,过一会我的头亦会被悬挂在上面,愿我们生生世世永
远是好姐妹。

Raymund:在古代处斩刑的女犯在出大牢前一般会由监婆帮女犯宽衣抹身、
梳髻,假如是你的话会想些什么呢?

Sophie:干干净净的上路当然最好,可能的话会要求给我穿上较美丽的亵衣
前赴刑场,到了那里才剥掉。说到梳髻,我宁愿垂发胸前受斩。

Raymund:当差人要将你押到行刑地点时,你会不会像那些女英雄那样,大
声说“我自己会走”之类的话,然后昂首阔步地走向刑场呢?

Sophie:不会,破坏形象。我会勇敢、平静的去死。

Raymund:过去为了防止一些胆小的犯人腿软,刑场上还会准备一些“树桩”,
方便犯人把头枕上去;还有就是让犯人跪着绑在一支固定的木桩上。你会不会选择这两种呢?还是就直接跪着就斩?

Sophie:直接跪着就斩最好……。绑在木楮亦可接受。头断了身体仍直直的,
很刚烈。

Raymund:假如你在上刑场之前受过严刑拷打,身上留有不少伤痕,那你会
不会要求和衣就刑呢?

Sophie:如果被打得皮开肉绽,我想是会的,最少把那伤口遮掩一下。
Raymund:假如负责送你上路的刽子手是彼此都认识的人,你会对他说些什
么呢?
原标题:裸形处决访问录作者:不详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内容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
文章关键词: 作者 不详 处决 访问

友情链接

广告联系 :QQ 站长统计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20 奇趣小说网版权所有
奇趣小说网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联系站长。